主页 > 爱情散文 > 正文

无常_1

2022-03-30 20:43:09 来源:随心文学 点击:2

编辑荐:送葬的人群,渐渐离开了村落,逝去的人,从此再也不归。他安身的土壤,长了草,荒了年岁,忘了光阴,慢慢掩没在春夏的轮替间,就此做了故事里的人。

记忆里的唢呐,总带着一丝恐怖与绝望的气息。我们一带的习俗,唢呐与死挂着联系,也唯有死的氛围,才能把唢呐吹的那么凄凉。

儿时,死的模样没有那么清晰的印象。无非是在路边遥遥望着裹着白布棺材,在女的哭声与男的吆喝声间,缓缓离开他曾活过的地方,从此,再也与世界没有牵连。传说中死后的魂,或有或无,谁也说不清楚。不外乎偶尔被几个相识的人想起,怀念与他走过的一些过往,或真或假,感慨之余,又各自回到彼此的生活。

所以,死,不过是与陌生、熟悉的人,道一次永久的别。不论你思念或怨恨,再也没有一个叫做重逢的地方,述说一些结累了许多时日,与身旁的人说不明,仅有说与许久不见的人知,内心方能获得充实。

呜呼哀哉!一个人的内心,存了许多话语,又不得出口,结在眼里沉了泪,于是,沿着一味道思念的菜,酿出许多泪水,黯然伤神。然而,死了的人又何曾听得到,不过,哭碎了心思,连同地上的月光,也要拉了一起深情,好像月的圆或缺,是因为一个人的太过哀伤。

死者已逝,悲伤的情绪,落泪的仅仅只是一个活着的人的泪水。可惜,泪水滋润的大地,长不回一个你所怀念的过往,哪怕一幕片段也不被允许。一个人的逝世,不论结局如何,际遇怎样,只证明一个浅显的道理——无常。

人生无常,世事无常,今天偶尔的错过,也许就是明日的遗憾。一个人,此刻与你谈天论地,或许,明日便做了故人。天涯路远,下一个沉静的夜,陪伴你的可能仅有一轮月明,无关谁的离去,只是无常的生活,永远留不住刹那的温馨,此刻已是过去,未来已成必然,躲不过,逃不了。

传说中阎王的两个使者,名曰;黑白无常,想来必定不虚。世间哪怕没有阎王,可它的使者,却总把世间最美的一切勾走,一江春水东流,这匆匆已逝的沧桑变幻,既是世间无常。

许多时候,我们总喜欢把生活切的支离破碎,似乎唯有如此,生命的花儿方才开的艳丽,人生的故事写的才算完整。在一起的时候,吵吵闹闹,仿佛平淡的生活,容不下两颗心的温度,分分合合的曲折,才证明爱的那么深。等那个人终于离开,恍然知晓,其实,简单的相随也足够温暖,空荡的房间,剩下的身影,哪怕化了浓浓的妆容,脸上的笑容也没有那么灿烂。

或许,唯有经历过无常曲折,一个人的故事才能更圆满, 一个人的生活方可越真实。多少年前,你许诺了的誓言未能实现,你眷恋的人,又身在何方。等老了一个的年华,匆匆挥手,急急转身,也许,从此已是一辈子。

不知是在哪儿听了那么一曲叫做生离死别的唢呐曲,也绝然不知,那个吹了一辈子唢呐的人,他的眼里饱含怎样的情深。但我知道,那些个送别了无数人的唢呐人,他的故事一定很完整,见惯了世事无常,他懂得太多的不易。以此哪怕偶尔让红尘弥漫的喧闹蒙了眼,一定可以在内心吹响哀伤的旋律,找到最接近彼此的路,一步步走向深爱的人身旁。

送葬的人群,渐渐离开了村落,逝去的人,从此再也不归。他安身的土壤,长了草,荒了年岁,忘了光阴,慢慢掩没在春夏的轮替间,就此做了故事里的人。

“无常,浅饮一杯薄酒,此去的路,遥远着呢 !。

等,等那些无曾觉醒之人,它们在做着一个美丽的梦。

故事的主角,永远无常”。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孝感市的哪个医院看癫痫是好的
杭州哪家医院治癫痫效果比较好
北京去哪里看癫痫病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