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精美散文 > 正文

天坛的二月兰

2022-03-30 23:15:17 来源:随心文学 点击:5

天坛公园作为皇家的祭天园林,以古朴的坛庙建筑群和众多的参天古柏构成了独特的园林风貌,然而园内一种植被的蔓延开放也成为这里盛大的观赏景观——这就是二月兰。每年的4月份当万物复苏、花蕾蓄势待发之时,二月兰以它宏大的气势抢夺先机,以铺天盖地之势弥漫在公园各处的林间草地。

春季的天坛公园到处洋溢着生气勃发的气息,不经意间二月兰已骤然开放,为绿色的园林平添了多彩的韵律,一阵暗香袭来沁人心脾,这香气杂在暖暖的春风中,愈显得清新、迷离,唤起我对春的脉脉情怀。二月兰作为一种平凡的野生植物,在我国大部分地区都可见到,但这里的二月兰却另有一番情韵,是公园所独有特色景观。园内现存三千多棵的古柏,而二月兰就盛开在这郁郁葱葱的古柏林海中,相映成辉蔚为壮观,来到这里的游客都会被这恢弘的气势所震撼。那蓝紫色的花瓣簇拥在一起犹如涌动的海洋泛起阵阵波澜,与历经沧桑的百年桧柏汇合一起构成一幅古朴绚丽的油彩画面,蓬勃稚嫩的二月兰匍匐在森森古柏间,仰视着古老的生命似有岁月穿越之感。在西北外坛林间成片的二月兰尤为壮观,是园内面积最大观赏地,不时有游客驻足拍照。而在祈年殿围墙外盛开的二月兰却另具古韵风貌,二月兰花海在红墙绿瓦古建筑群的辉映下尽显肃穆幽深的韵味,古朴的神坛庙宇与自然景观的巧妙融合,不由感叹岁月的无情和对大自然恒久生命力的敬畏和崇敬。

我在对二月兰赞叹之余,想这单薄的二月兰不过是普通平凡的野花之一,显然不能与那些名目繁多的名贵花卉相比,公园内就有月季园、牡丹园、丁香幽径、海棠大道等。但细想二月兰的独特魅力在于以众多浩大而取胜,它以恢弘的气势赢得人们的青睐。这种气势是在观赏花卉时所感受不到的,人们经常用高贵、典雅、妩媚、圣洁等词汇来形容那些花朵,二月兰虽弱小,但具有适应力强、无需刻意栽培的生存能力,它顽强的生命力造就了其旺盛非凡的气势。虽然柔弱的个体渺小微不足道不足以显现优势,但当它们簇拥在一起合力相拥定会显现出博大坚固的群体力量,这种庞大气场令人神清气爽,不免陶醉其中,禁不住屡屡幽香的诱惑,身在其中迷失自我。

微风从极目的林间草地吹来,飘过一曲清雅的琴曲,为这古老静谧的园林营造出幽深肃穆的气氛。不远处灰色的围墙和琉璃的庙宇隐没在松柏林间,皇家殿堂的威严依在,但已物是人非风光不现,昔日的辉煌已化为过眼云烟,只有这历经数百年的松柏依然苍翠挺拔,见证往昔的荣辱兴衰,宇宙万物依旧按其规律循环往复,个体生命终究会淹没在时空的永恒和人生的虚无中。“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人生苦短。古往今来,人们总想着在有限的生命中寻求永恒的归宿。享受生活、活出自我似乎成为当今生活信条,我们无时不被生活的洪流裹挟着踉跄前行,唯恐跟不上时代的脚步。这个时代赋予了我们张扬个性的际遇,那曾经理性至上不可一世主宰世界的狂妄已成为传说,人们突然发现生活正以各种姿态扑面而来,奢侈物质的追求使我们永无止境而乐此不疲,光怪陆离的生活使人们找到了自我满足欲望的空间,活出自我已成为人们的生存共识。我们仿佛已摆脱了千人一面的意识模式,殊不知又陷入了新一轮漩涡之中。正如海德格尔所认为,当“自我”喊得震天响的时候,它恰恰不是它自己,而是“常人”“大家”。人始终以一种征服者的姿态面对世界,需要群体的依托,以提升自我的个体价值,但那难以摆脱的从众心理潜移默化地牵扯着你,真正做到超越自我那是人一生的追求和向往,精神世界是虚妄的,生活才是实在的,人们已越来越实际,享受生活的给予。在凡庸的生活中,如果你能够静下心来去感悟大自然和谐之美和神圣之感,使心灵与自然相通契合,会体会到“生无所息”所赋予的涵义,此时你可能被路边的一株二月兰所吸引,它虽势单力薄,但羸弱的茎叶中蕴含着淡雅灵动的气韵,淡蓝淡紫色的花瓣超然脱俗、脱颖而出恬静而淡泊,体现出它个体的自我价值,但也许这正是常被我们所忽视的。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北京癫痫病重点医院较好
上海哪家医院治疗老年癫痫病好
哈尔滨看癫痫病病好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