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抒情散文 > 正文

梦里依稀又见尤怜

2021-08-27 22:27:24 来源:随心文学 点击:10

入夜,燥热无风,孤零零的守着满屋子的热空气,我想,我必须要做点什么让自己安静下来。对于我来说,有两件事可以让我安静,第一、码文字;第二、任思绪自由徜徉。这样的天气,要静心于文字,看来是一件比较困难的事情,于是,我选择了第二。

准确的说,那一年,我只有五岁,因为忙着抢种抢收,妈妈根本顾不上照顾我。我就整天抱着那本《哪吒》连环画翻来覆去的看,上面的字我一个都不认识,可是那些花花绿绿的图画却总是那么吸引我的眼睛。

等我一觉醒来,我居然抱着连环画睡在一大堆妈妈还来不及打的豌豆藤里。圆溜溜的太阳高高的挂在天空中,像极了馋人的火烧馍,小肚子饿的咕咕的叫,我跑进厨房,厨房里冷冷清清的根本看不见妈妈的影子,我垫着脚尖揭开锅盖,锅里空空的什么都没有。拿着大水瓢舀了半瓢凉水,咕咚咕咚喝下去,呜呜,一点作用都不起,还是那么饿。

我倚着门框坐在门槛上,眨巴眨巴着眼睛,小脑袋里冒出了个主意。妈妈那么忙,要是回家看着我把饭做好了该多高兴啊!有了这个想法,我把连环画放到桌子上,屁颠颠的就进了厨房。锅里该放多少水呢?平时从来没有做过饭,妈妈做饭的时候也没有注意,算了,放半锅吧。把水放好了,我开始学着妈妈的样子点火,可是半盒火柴快划光了火还没有点着,想到以前妈妈捉了老鼠,往老鼠背上倒了煤油,一点火,火就燃的旺旺的,于是拿了煤油灯过来,卯足了劲往柴上倒,看着柴都被浸湿的差不多了才停手,等到火点燃,我的小脸上满是汗水。

等到水开的时候,放多少米又让我很犯愁,天这么热,估计妈妈喜欢稀一点的饭吧,于是,用小手往锅里抓了五把米。

等到锅里开始咕嘟咕嘟响的时候我就迫不及待的用勺子在锅里舀,舀了好久也没有见到米的影子,想估计是还没有好吧,于是又使劲往灶膛里添柴。等到锅里的米变的软软的时候我才发现,水太多,米太少。怎么办呢?小脑袋飞快飞快的转着,皇天不负有心人,我终于找到了一个补救的措施。我用家里的大钵舀了一钵面粉,用水调好以后,学着妈妈的样子,全部捏成面疙瘩放锅里,嘿嘿,这回,应该不至于稀汤寡水了吧!

等我带着必胜的信心揭开锅盖的时候,额滴娘啊,干东东的一锅呀,搅都搅不动,这个样子不被妈妈笑死才怪,没有办法,只好又往锅里放了两瓢水继续煮。

妈妈回来的时候,我还顶着一头乱蓬蓬的头发往灶膛里添柴,一张小脸跟小花猫一样。妈妈把锅盖揭开一看,什么都没有说,一把把我搂在怀里,眼泪簌簌的就掉了我一身。

那是我做的第一顿饭,我觉得特别难吃,可是妈妈却吃了大大的一碗。后来我才知道,我家那口36公分的大锑锅,就我煮的那顿饭,足足可以够10个人吃。

童年的记忆,总是交替着酸甜苦辣,也许是从小体会了生活的艰辛,所以在长大的日子里我可以坦然的面对那么多的困难和挫折。也正是因为小时候区别于别的孩子的特殊经历,才让我在一个人的日子可以好好的照顾自己。

现在,我已经可以轻轻松松的做出来几桌人的饭菜,但是,亲自为妈妈做饭的记忆却是越来越少。人生,也许就是这个样子,我们在经历一件事情的时候同事也代表着我们在失去再次经历的机会。

所以,我没有理由不珍惜身边的人,也没有理由不珍惜现在的生活。

北京那家医院癫痫最好
痫病治疗办法
治癫痫病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