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香青春】啼笑姻缘(小说)

2022-04-19 11:19:55 来源:随心文学 点击:3

老刘来城里有些时日了。虽然他舍不得村里住了大半辈子的房子和种了大半辈子的田地,但俩个小子的婚事确实到了火烧眉毛的时候,眼瞅着都已经三十多半了,连个确定的对象都没有,甚至连找对象的想法也没有,整日里说着要当“丁克”。老刘一听到俩个小子这么说,顿时气不打一处来,然而自己又拗不过俩个宝贝儿子。说来,这父子几个的脾气也都够倔的。老刘的倔劲,想当年,那是全村出了名的。而现在,老刘的倔劲跟俩儿子相比,那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老刘是个苦命人,老伴没得早,丢下他们父子三人苦苦挣扎着。好在老刘比较坚强,而且儿子也争气,陆续考上名牌大学,后来也顺利找到好工作。眼瞅着儿子的工作业绩蒸蒸日上,可自己的终生大事却毫无动静,刚开始,老刘明白,儿子为了给自己在城里买房子。那时顾不上儿女私情,可现在不一样了,房子已经有了。如果再不行动的话,老刘的脊梁骨就被乡亲们戳透了。只要老刘遇到乡党,总会有人问那俩的婚事,虽然自己的儿子有出息,但这么多年过去了,也没个准确信息,搞得老刘也不知该怎么给乡党说。后来,老刘没法,只能应承儿子来城里。

老刘有自己的想法。既然他们不行动,他就亲自替他们张罗。这大半年下来,不但把老刘折腾个够呛,就连俩儿子见了老刘,都是一副唉声叹气的模样。对此,老刘毫无怨言。儿子的终生大事,即便有些难处,那也无妨,纵使被折腾得短半条命,他也觉得值。老刘打定主意,只要他这边有了信息,马上电话通知俩儿子回来商议,如果老大同意就先介绍给老大,老大一旦不同意,就给老二。如果遇到俩人都不同意的话,老刘直接一声令下,是谁就是谁,一言九鼎,不能有任何更改的余地。

老刘来城里,别的地方没去过,但婚姻介绍所去的确实不少。只要距小区十来里路以内的婚姻介绍所,老刘都去过,而且全部留了电话。用老刘的话说,这叫“全面撒网”,不管将来有没有效果,万一遇到了,那不就是好事嘛。于是乎,老刘成了这里的名人。大家都知道他为了儿子的婚事不断奔波着,纷纷被感动着,后来,小区里专管说媒的王婶便主动向老刘承揽了这个任务。

王婶的办事效率很高,而且人缘很广,从老刘口中得知俩小子的具体情况后,直接四处奔走起来。还别说,这王婶的敬业程度果然靠谱。不到三天的工夫,联系到好几个单身女青年,而且才貌兼备。虽然她们条件都不错,但不知怎么的,老刘家的俩小子就是看不上人家,甚至正眼都没瞧几下,便借口有事扬长而去,气得老刘要发疯,还是王婶拦了下来,继续忙活着。

就在老刘斜靠在沙发上胡思乱想之际,耳旁传来“咚咚咚”的敲门声,不用说,这肯定是王婶又带来好消息。老刘顿时起身,耷拉着拖鞋前去开门。门还没开,王婶的笑声就已传来,听到她的大笑,老刘仿佛也被感染得变得很开心。

老刘开门,对王婶说:“王姐,有啥好消息?”

王婶没接话茬,脱口而出:“我哪次来,没带来好消息呢?”说完这话,她就径直走了进去,仿佛是回自己家那般,显得非常随和。王婶这一番随意,老刘嘿嘿一笑,稍稍愣了愣,立即跟着走进客厅。

“我说你这俩小子,还真有魄力啊。这么漂亮的房子,要没过硬的家底,是买不来的。”王婶每次来,都要在客厅里转转,摸摸那些瓷实的红木家具,看看那些屋顶的花灯,进而在屋里观察观察,将老刘家的俩小子好好表扬一番。

“王姐,你就不要打趣我了。房子漂亮有啥用,冷冷清清的,两座房子,就我一人照看着。他们忙着工作,没日没夜地出差。我在后台拼了老命为他们忙活,可他们总是一个闪面就消失。提起这,我就生气。要不是你拦着,我非狠狠收拾他们俩。”不善言谈的老刘一旦说起自己的儿子来,顿时没完没了,惊得王婶也有点诧异。

王婶听完老刘的埋怨话,笑了笑,坐在软绵绵的沙发上,慢悠悠地说:“今天,我说的这姑娘跟你家这俩可以说是绝配。人家是俩姐妹,咱们是俩兄弟,这要成了,那多好。”

老刘听完,马上来了精神,声音顿时提高几倍:“真的吗?真的吗?”老刘好像不相信王婶的话似的,连连问了好几个“真的吗”。对老刘的质疑,王婶肯定地答复:“肯定没错,赶紧把你家那俩小子给整回来,赶紧的,过了这村就真的没这店了。”

王婶说完这些便哼着小曲转过身走了。

老刘高兴极了,立刻拿来电话拨通老大的手机,“嘟嘟嘟”的声音传来,老刘自言自语地絮叨:“怎么还不接呢?你小子,要敢不接老子的电话,看你回来,怎么修理你……”

就在老刘絮叨的过程中,电话通了,耳旁传来老大急急忙忙的说话声:“爸,有事吗?没事,我先挂了。我这边忙得很啊!”

本来老刘就有气,听见儿子这么说,顿时生气了,大吼起来:“刘建业,挂什么挂?我看你小子活腻歪了吧?连跟你爸说话,都是这么随随便便的。”

“我哪敢啊,我这不是忙吗?”

“忙什么忙?家里有事,明天赶紧给我回来,要是敢不回来,看我怎么修理你。”

“明天?可能不行吧?”

“行也得行,不行也得行,就这样定了。”

老刘说完,就挂了电话,紧接着再给老二刘建功下达指令。他转身下楼,买些水果、糕点,用来招待改日即将到来的客人。

一夜无话,老刘沉沉睡去,这是他久违的好觉。这样的感觉,他已经很久没有了。他为了儿子的婚事茶不思、饭不想,这下终于有了下落。不管成不成,好歹有了奔头。

从老刘为俩儿子取的名字“建业、建功”,便可知晓他对俩儿子的期望究竟有多么的高。儿子的所作所为没有令他失望,但如今摆在眼前的事却令他百般难熬,好在现如今有了王婶这位热心人肯前来帮衬。

一夜无话,就这般悄悄过去了。

改日早晨,天刚麻麻亮,老刘已早早醒来,他要确保俩儿子都能回来才行,于是给他们纷纷打了电话,等消息确凿后,老刘才忙活着给自己做早餐。一大碗稀粥、一盘青菜、俩馒头、一个鸡蛋,这是老刘早餐的规格。虽然他来到城里生活已大半年,但生活习惯依然是过去的样子。吃饭的时间,每顿吃什么,依然维持不变。即便俩儿子见到,他也是如此作为,久而久之,也没人再说什么了。再说了,如今这日子好多了,过得随意些,也是应该的。

老刘吃过饭,便给王婶打了电话,说了建业兄弟俩回来的时间,让她帮忙联系对方,王婶爽快地答应了,不到一刻钟的时间,门外传来“咚咚咚”的敲门声,不用说,肯定是王婶来了。虽然王婶和老刘非亲非故的,但她却将老刘委托的事当作最要紧的事来办,没有一丝的耽搁。别看王婶这人平常大大咧咧的,但办起事来确实靠谱。

王婶刚进门,就对老刘说:“那俩小子快到了吧?”

老刘肯定地答复:“快了,快了。”

王婶小声应答了,便转身坐下,等待今天几位重要人物的到来。片刻之后,钥匙开门的声音传来,不用说,肯定是那弟兄俩。待他们进来后,老刘满脸的不高兴。建业、建功无奈之余,只能先给王婶问了好,然后如同犯了错的孩子般静静地坐在老刘的跟前。王婶看到后,顿时乐得哈哈大笑起来。建业、建功瞧见王婶的大笑,他们纷纷对视几眼,不知该如何应对,只能继续低头等待老刘的训斥。虽然老刘满腹的怨气,但见了宝贝儿子之后,好像变得不生气了,满脸都是笑容,但那个笑容仅仅维持了几秒钟,便转瞬即逝。

王婶看到老刘的表情变化,对他说:“行了。儿子这不回来了吗?”转身再对建业、建功说:“我说你俩也真是的,自己的终生大事怎能不用心呢?看把你爸着急的,每天睡不着、吃不下的,有你们这么当儿子的吗?要是你妈还在的话,还不心疼死你爸!”这父子三人有个弱点,被王婶无意间一语戳破。老刘还好,不管怎么着,还能忍住,但建业、建功却不一样了,他们小声抽搐起来。小时候,只要有人在他们跟前提起母亲,他们便会哭泣。母亲是他们心灵深处的一道创伤,缺少母爱的孩子的确很可怜,只要看到和母亲在一起的孩子,他们顿时羡慕不已。多年以后,尽管他们已长大成人,但一听到有人提起亲生母亲,还会难过得落泪。

老刘也很伤心,本来是开心的日子,却出了这样的差错。王婶知晓自己说错话了,连忙向老刘致歉。老刘摆了摆手,擦了擦眼角的泪水,转身含泪道:“建业、建功,如果你妈在天有灵,看到你俩这么大了还没个对象,不知她有多么的难过啊。为了不让你妈费心,你俩也要尽快把这事定了。好不好?”

建业、建功含泪点头答应。

老刘转身对王婶说:“他婶子,让您见笑了,咱家俩孩子的事,令您费心了。”

王婶连忙应承道:“瞧您这话说的,多见外的。”说完这话,王婶开始给他们讲女方的具体情况。本来,王婶打算俩孩子一回来就马上告诉他们,结果出了岔子,导致耽搁了许久。王婶看了看表,眼瞅着女方快到了,便挑选重点说给他们三人听。

原来王婶介绍的是自己朋友的亲戚。情况和老刘家刚好相反。那家是母亲独自带着俩女儿。如果这事一旦成了,也是百年不遇的好事。王婶之所以这么做,主要是看好老刘的人品。她还捉摸着俩孩子的事一旦有了眉目,那紧接着大人的事也就好办多了。王婶的小九九,老刘现在还不知道呢。只是令王婶不知道的是,后续发生的事完全出乎她的预料,虽说是圆满的结局,但听来却有些别扭。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老刘听王婶说完,心里高兴极了,转身对俩儿子说:“你们可要抓紧机会啊,切勿像之前那样了。”

建业、建功在听王婶介绍的途中,仔细想了想之前所做的种种,他们的确令自己的父亲感到难过。如果母亲在世的话,看到如今这样的情况,那该有多么的心疼啊。想到这里,建业、建功纷纷表态,一定要抓住这次好机会。

老刘听儿子这么说,顿时笑得嘴角翘得高高的,惹得王婶有点无奈。她笑着对老刘说:“我说你这表情也变得太快了,如同下雷阵雨似的,一会晴、一会阴的。”老刘听王婶这般打趣自己,顿时惭愧地对王婶说:“让您见笑了。”待老刘刚说完,敲门声响了起来。

王婶起身去开门,老刘也带领俩儿子一同前去迎接那母女一行。结果开门后,却没有看到理想中的一幕——只有母女二人。虽然有点遗憾,但好在人家来了,这就离成功近了许多,而且只要能解决一个儿子的个人问题,这已经很了不起了。老刘面对眼前的一切,稍稍迟疑片刻,便打定主意。他立刻邀请前来的一对母女进屋里坐,并吩咐建业去拿准备好的水果、糕点,并去准备茶水。

老刘的吩咐已经很明显了,王婶听了,便不再说什么,只是问了问那位为何没来,孩子母亲含糊说不清个为什么,倒是身旁的女儿说明白了。原来人家不喜欢这种模式,要自己的事自己做主。这一番话惹得王婶有点无奈,便笑着说:“我们虽然年纪大了,但不是老古董,我懂你们的心思。”果然是天仙下凡啊,自从那姑娘跟着母亲进了门,建功的眼睛就没有离开过,他紧紧盯着眼前的美人,心里痒得慌。老刘早已发现建功的眼神,不断用眼神试图制止他,但却没有任何效果,气得他无可奈何。

却说建业将茶水、糕点、水果准备妥当后,便坐在建功后头不言不语,这足足将老刘气得差点喘不过气来。建功看到建业不肯上前,便主动前来问候着眼前的阿姨和心中的女神。他一边忙着倒水、削苹果,一边想着以后和佳人约会的场景,心里顿时乐得美滋滋的,嘴角翘得高高的。建功为人较建业活泼许多,不管见到谁,仿佛都格外亲密似的,还有永远说不完的话;而建业却是另外一回事,家里有人来,往往问询几句,便不再搭话。

建功出尽了风头,将所有的心思用来讨好眼前的美人,惹得她不断笑着。王婶看火候差不多了,便岔开他们的话,说:“陈姐,既然孩子们都认识了,那就让他们私下联系吧。成不成,咱随缘。”大家听王婶说完,都没说话,只是稍稍点了点头,唯有建功大叫着“好,好”,气得老刘使劲踢了他一脚,还做出准备揍他的动作。建功自信能夺得佳人芳心,很得意,对老刘使了个白眼,转身便去送客人。老刘见建功跟着去,急忙吩咐建业也跟着,可建业却如同木头般待在原地,一动不动的,任凭老刘踹了两脚也无动于衷,眼瞅着客人马上要出门了,老刘无奈,只能去送客了。

王婶、陈姐在前,建功、美人在后。从客厅到门口这么短的距离,于建功而言,收获良多,他不但获得美人的联系方式,从俩人之间的交流情况来看,他们完全有走到一起的可能性。小区楼下,建功恋恋不舍地送走美人,不断大喊着常来做客之类的问候话语。

王婶笑着对建功说:“真没看出来,你小子,还挺能说的。”

建功很得意,毫不掩饰内心的快意,直接说道:“这是一定的。”

老刘的脸色变得很难看,他不顾王婶的劝阻,直接拧着建功的耳朵,生气地说:“你怎么敢抢你哥的风头啊,你没听见我的吩咐吗?”

建功忍着疼,说:“哥哥坐在原地不动,我为了不让客人尴尬,才主动去的。”

王婶也帮着说:“既然建业不愿意,那就不要勉强孩子了。更何况,今天咱们也有收获啊。建功的事不就解决了吗?这是好事啊。”

建功听到王婶给自己帮腔,接着说:“是啊,是啊。哥哥不愿意啊,咱们总不能让美人到了别人家吧?”

癫痫病比较严重的症状有哪些
小儿癫痫病能治疗好吗
男性癫痫病治疗要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