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写景散文 > 正文

童 年 记 忆

2021-08-27 21:33:13 来源:随心文学 点击:10

童   年   记   忆

  文/刘鹏(四川)  

 

我是一个70后的农村娃,出生在川东北地区通江县一个贫瘠的小山村。粗茶淡饭,补丁衣裤,点煤油灯虽然早已成为永不复返的历史,但是,这段清苦的岁月,现在还记忆犹新,让人难以忘怀。

多少个蝉鸣鸟欢的村头,捧着柔和的晨光,蹦跳在大都市永远也找不到的缭绕晨雾之间,和邻家狗娃骑牛捉蝈蝈的情景还依稀可见。牛儿的铃声多少次击碎山谷的宁静,与“叮咚”的溪水交织成一曲美妙的“山村交响曲”。我和狗娃抓石子、走五马、石头剪刀布、掏鸟窝、逮竹牛、搬螃蟹……

“狗娃,狗娃,吃早饭了!”玩得兴起的狗娃和我,多少次在婶子的呼唤声中停下游戏,急急忙忙从后山捡一些干枝枯叶,松松的装满背篓,吆喝着牛儿,一路欢快着小跑回家。 

我和狗娃住在一个院子里,一套三合院的老木屋青瓦房,这套房子原本是吴长文的,他是地主,土改的时候,分给了狗娃的爷爷和我的爷爷。老木屋头顶的云彩和层层叠叠的青瓦片,承载着太多儿时的记忆,屋檐水冲刷着岁月,却冲不淡童谣的故事,现在还能依稀可见泥巴墙上的木炭痕迹,述着流鼻涕穿开裆时的龊事,在墙角与狗娃捉迷藏,是抹不掉的水彩画。青瓦上的瓦松,从童年的岁月,一直葱葱疯长到今天,可儿时的记忆,不见长大。

那时还是农业大集体,负责带我们的是刚刚初中毕业的薛老师,老师将我们集合在村头那间破旧土屋里,《东方红》这支百唱不厌的经典老歌就是薛老师教会我们的,还让我们这群“苞谷虫”娃儿懂得掰着手指数数。土屋后面有一片林子,是队上十多个孩子的乐园。林子里面有刺萢儿、牛莽莽,八月瓜、拐杖果子(长寿果)……不同的季节,总能品到不同季节的味道。

夏天是孩子们最快乐的季节,可以脱下断底的破鞋,赤着脚,穿着开裆裤,裸露着黝黑黝黑的上身,一点也不觉得羞耻。我和狗娃,牛哥,还有长青哥背着大人偷偷下河洗澡,碰到运气好,还能摸到一两条花斑鱼。晚上,奶奶做的鲜鱼汤,喝得爸爸喜笑颜开,也忘记惩戒我与小伙伴下河洗澡的“危险事”,免了一次屁股开花。

我穿的每一双鞋,都是哥哥穿过的。母亲是我们村子出了名的针线活好手,无论怎么补都会漏水,前后都是洞,那个时候,根本没有见过袜子是什么样子;那双被冻得通红的手已长满冻疮,放在外面冰冷,放在裤包里又奇痒无比。就算如此,我还是要挎着帆布书包,手提一盆木炭火,被木炭染得花眉乌眼,还要顶着被老师批评的风险与邻居小伙伴结对成群,自下而上步行5里山路到学校读书。

记忆中,上学的日子大多在路上,如果下雨或下雪,为了不打湿鞋子,为了坐在教室能舒服一点,我往往是脱掉解放牌胶鞋,装在帆布书包里,等到了学校附近的沟边,才洗掉脚上的泥巴穿上它。放学又脱掉鞋子,光着脚回家,“惜衣有衣穿,惜饭有饭吃”,妈妈的教诲从小就在我脑海里根深蒂固。

一到冬季,我的脚都会长冰口,最难受的就是冻疮,除了手脚,身子还算暖和,妈妈总能把哥哥姐姐不能穿的衣裤改小,给我做几件“崭新”的衣裤避寒。记忆里,半夜醒来,透过篱笆墙缝,经常能看见母亲在煤油灯下缝缝补补,有时候,公鸡打鸣,还在操劳。

在那个物资匮乏的岁月,煤油灯算是那个年代照明的奢侈品啦!还必须按分配领取煤油票,在我书柜里,至今还珍藏着两张见证岁月的证据。我家姊妹多,家境贫寒,为了节约煤油,为了不至于在漆黑的夜晚摸黑,父亲常常在山上捡一些有接头的松枝,最好是干死乌红乌红的松树根!用刀削成小块,用铁丝绑在铁棍上,点燃后照明,由于松树节头有松油,会燃得久一点,亮度也好一些。我们是山区,庄稼地离家都比较远,为了有个好收成,爸爸妈妈经常早出晚归,就将干竹节砸成碎片,捆成火把取明。

那时候吃得最多的是连皮洋芋酸菜汤,其次是箜红烧和玉米疙瘩,很难吃上一顿米饭和一块肉。米饭要吃得碗里一颗不剩,肉是爷爷婆婆藏在碗底的肥肉,只有那么一块,我是家里老幺,自然成了家里的“宝贝”,哥哥姐姐还没有这个待遇呢!最不能忘记的是,每次吃完第一碗饭,我们几姊妹都抢着去给自己添饭,把为数不多白米饭占为己有。多少时候,一顿饭结束,父亲与母亲根本就没有沾一粒米。

那时候,过年是最高兴最快乐的期盼,过年有肉吃,还可以去街上赶场,如果遇到父亲高兴,会给我1毛钱,买几颗糖吃。我最喜欢百货门市部玻璃罐子里的酥糖,特别是街头的馍馍,不像家里的火烧馍,沾着草木灰,还焦黑焦黑的,街上的馍馍里面还有肉。夏天赶场,五分钱也能买一杯冰糖水,一杯冰糖水,总会让我高兴得蹦蹦跳跳,晚上一定会舔着嘴皮甜甜进入梦乡。

70后的山里娃,一个沙包,几颗石子、一个铁环,自己做的小陀螺就是最开心最兴奋的玩具。有时候与小伙伴为了争执胜负,说翻脸就翻脸,打个鼻青眼肿是经常的事,不过,不到吃一只烟的功夫,大家又成群结队,欢欢喜喜玩在一起。

我的童年,记忆中大都是与饥饿和寒冷有关的故事。也有刻苦铭心的快乐时光,在母亲怀里撒娇,骑在父亲头上数星星……

 

西安有没有看癫痫病的医院
得了癫痫病如何治疗好
武汉有专治癫痫病医院吗